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豬豬島小說網 > 亂世三國魂

第319章 險勝

亂世三國魂 | 作者:對勾 | 更新時間:2017-05-26 16:44:4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最佳女婿重生辣妻:傅爺,輕抱!影視世界當神探第一贅婿劍破九天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邪帝狂妃:廢材逆天三小姐帶著農場混異界帝國霸主獨步成仙
  張毅也是久經戰陣了,現在的他身上有著一股狠勁兒,這種狠勁是浸入了骨子里的,他不管對手是誰,也不管對手有多強,只要他想干,就算是天王老子,就算是神站在他面前,他也敢沖上去照著對手的腦袋,掄起他手中的宣火刀。

  “哼,不自量力。”見張毅竟然主動出擊,涂焦冷哼一聲后手一揚,掌中便憑空多出了一把烏黑的短刃,而剛一拿上短刃的瞬間,涂焦單腳一跺地悍然迎上了撲向自己的張毅。

  兩人之間的距離不足六丈,而六丈的距離對于張毅和涂焦來說,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到了。

  涂焦動的那一瞬間,死死盯著涂焦的張毅,便預料到了涂焦下一步的行動,就在二人相距不到五尺,即將接觸的那一瞬間,張毅的左腳突然用力一點地,人便閃到了右側,而就在張毅剛一閃到右側的瞬間,正面迎上張毅的涂焦,便沖到了張毅剛剛所在的位置,并且涂焦是背對張毅的,不單單是背對張毅,涂焦還是右手持刀。

  電光火石之間,張毅手起刀落,斬向了涂焦的后背。

  “噗”刀光閃過,鮮血四溢,但是中刀的卻不是涂焦,而是張毅。

  就在張毅閃身的一瞬間,涂焦竟然瞬間止住身形,并且左腳用力一點地,以右腳為支撐點,原地一個轉身之后,左手一拳打在了張毅握刀的左手之上,將張毅手中的宣火刀打飛,然后右手的短刃順時一劃,便在張毅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長達二十公分的傷口。

  一個照面高下立判,張毅不單單后背受傷,而且宣火刀還被涂焦打飛了,雖然傷得不重,但是卻非常疼。

  一個錯身之后,張毅來到了涂焦剛開始的位置,而涂焦則來到了蝎尾虎的身前。

  左手不停的顫抖,感受著背后火辣辣的劇痛,此時張毅已經知道了自己與涂焦的差距,他也知道剛剛若是涂焦想殺自己的話,此時自己已經躺在了地上,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體,但是張毅并沒有退縮,他依舊瞪著眼怒視著涂焦,不過遺憾的是,光憑眼神是殺不死涂焦的。

  眼見自己好像無法擊敗涂膠,張毅在考慮,是不是要用自己唯一的技能,狂暴。

  進入副本之后,張毅有了一個主動技能,狂暴。這個技能激發之后,張毅的實力可以短時間的提升數倍,但代價就是要虛弱很久,

  張毅也可以激活狂暴來對抗涂焦,但張毅感覺,涂焦應該是第一關,若是連眼前的涂焦,自己都要激活狂暴來對抗的話,自己十有**要交代在這是,況且狂暴是自己的唯一的保命技能,不到危機時刻,絕不能用。

  舔了一口刀上的血,涂焦冷冷的看著張毅:“嘿嘿,我喜歡鮮血的味道,當然,我更喜歡一刀一刀,劃在敵人**上的感覺,小子大爺今天要活刮了你。”

  很顯然,勝券在握的涂焦,改變了主意,他不想一招斬殺張毅了,他想慢慢的折磨張毅。

  “混蛋。”怒喝一聲,張毅再次沖向了涂焦,這一次張毅打算用赤手空拳跟涂焦交手。

  眼見張毅又朝自己沖來,涂焦冷冷一笑:“不錯,很有勇氣嘛,不過光有勇氣是不夠的……”

  就在張毅來到涂焦近前之時,涂焦單腳一點地,人便往右后方退了三步,然后一側身,一記鞭腿狠狠的抽在了張毅的小腹上。

  “給我滾回去。”

  隨著涂焦的一聲暴喝,張毅整個人猶如離弦的箭一般,撞向了不遠處的一棵大樹,而那顆大樹旁邊,就插著張毅被迸飛的宣火刀。

  “咚”一聲悶響之后,張毅狠狠的撞在了樹上。

  “啊”撞在樹上的力量和背后的傷,讓張毅不禁悶哼了一聲,強忍著劇痛站起,一把拔出身側的宣火刀,張毅看向涂焦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怎么辦?相差太多了,我根本打不過他,第一關就這樣了,后面還怎么玩?”

  不甘和憤怒寫滿了張毅的臉,此時張毅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會飲恨在這暮光森林中。

  就在張毅絕望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父親說過的一句話:兒子,人的一生中,你會遇到一個接一個的困境和絕境,但是不管在什么時候你都要記住,在面對困境和絕境的時候,千萬不能絕望,就算是在必死之境中,你也要勇往直前,用手中的刀和胸膛中的血,殺出一條血路,只有拼才能活下去,而這就是生存之道。

  “生存之道?勇往直前?用手中的刀和胸膛中的血,殺出一條血路。”

  嘴中反復重復著父親的話,張毅眼中的絕望之色慢慢的被堅毅所取代了。

  看著緩緩站起的張毅,涂焦嗤笑一聲:“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吧?哈哈,小子大爺我就在這里站著,有本事來殺我呀!血刃的圖案是用鮮血染紅的,這一次我要讓你的血,染紅我胸前滴血的鋼刀。”

  “殺。”大喝一聲,張毅一腳重重的踩在身后的樹上,接住反震之力,猛然沖向了五丈外的涂焦。

  “呵呵,有意思,這一次我要劃破你的胸膛,看看……”就在涂焦說話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背后傳來了破風之聲。

  “有人偷襲。”全身一顫,涂焦剛要閃避,人便被一股巨力抽飛了,而飛行的方向就是張毅沖來的方向。

  “噗”那股巨力不但將涂焦抽飛了,還將涂焦給震的吐血了,偷襲涂焦的不是別人,正是原本奄奄一息的蝎尾虎,而且攻擊涂焦的,是蝎尾虎那成人手臂一般粗大的尾巴,殺子之仇不共戴天,親眼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殺,蝎尾虎自然是要拼盡全力殺死自己的仇人了。

  虎有三招,一撲,二掀,三剪,而最后的剪就是用尾巴,蝎尾虎那粗的大尾巴,猶如一根鐵棒一般,抽在身上的滋味想必是很爽的。

  “好機會。”眼見涂焦被偷襲而且還迎面撞向了自己,張毅目中寒光一閃,準備再次揮刀解決掉涂焦,但就在張毅準備貼近涂焦之后在出手的瞬間,他突然看到涂焦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光芒,而看到那光芒之后,張毅改變了注意。

  “看刀。”沒有貼近涂焦,張毅便出手了,這次張毅是利用手中兵器的長度,來了一招一寸長一寸強。

  “刷”隨著張毅手中的宣火刀全力一揮,涂焦的瞳孔瞬間放大了,張毅手中宣火刀的刀尖,堪堪劃破了涂焦的喉嚨,而就在張毅劃破涂焦喉嚨的一瞬間,涂焦手中的短刃竟突然變長了十公分,若是張毅再往前走一步的話,倒下的可能就是張毅了。

  “不……可能,嗚……”

  嗚咽一聲,鮮血順著涂焦的脖子流了下來,瞬間便染紅的他胸前的衣衫,也染紅了他胸前滴血的鋼刀。

  血刃的圖案被血染成了鮮紅色,只不過這次的血是涂焦自己的。

  “咕嚕”張毅全力揮出的一刀,竟然揮出了刀氣,在刀氣在劃破涂焦喉嚨的一瞬間,灌入了涂焦的脖子,將他的腦袋和他的身體,永遠的分開了。

  見涂焦的頭和身體分開了,張毅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呼,呼,呼,總算殺了這個王八蛋了,可累死我了,差一點就成了小鬼到閻王那里報到了。”

  緩了一口氣之后,張毅努力的爬了起來,然后將不遠處兩只小獸的尸體,抱到了蝎尾虎的身邊。

  一雙虎目盯著兩只小獸,蝎尾虎的喉嚨里竟發出了“嗚嗚”的,類似哭泣的聲音。獸也有獸的感情,看著自己慘死的孩子,即便是兇殘的蝎尾虎也哭了。

  突然蝎尾虎止住了哭聲,猛吸一口氣之后,蝎尾虎突然仰起頭發出了連續的虎吼聲。

  “吼,吼,吼。”三聲巨大的吼聲回蕩在暮光森林中,而連續吼了三聲之后,蝎尾虎終于斷氣了。

  看著蝎尾虎的尸體,張毅強忍悲痛:“大家伙,你安息吧,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血刃,我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話一說完,張毅便起身來到了涂焦身邊,在涂焦的尸體上摸索了一陣后,張毅并沒有發現什么特殊的東西,就在張毅打算起身離開的時候……

  “吼”

  暮光森林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陣虎嘯聲。

  聽著叢林里回蕩的虎吼聲,血刃領隊的葛聶突然道:“老五這是第幾聲了?”

  “第十九聲了,聽起來在我們的左面,距離我們大約一千米左右,”回答了葛聶的問題之后,那老五扭頭道:“奇怪了,十三怎么還不來?莫非出了什么事?”

  皺著眉頭,葛聶低聲道:“別管十三了,你出事他都不會出事,不過我感覺有點不對勁,大半夜里哪來的這么多虎吼聲?而且好像先是三聲連續的虎吼聲,從我們的背后傳來,然后才有的這一聲接一聲的虎吼,莫非是那頭畜生在召喚同伴?”

  此時葛聶開始懷疑,這一聲聲的虎吼,是殺了那頭蝎尾虎之后,蝎尾虎再召喚同伴來對付自己這些人。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亂世三國魂最新章節http://www.bvpmcr.tw/luanshisanguohu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洪荒之乾坤道人以太世界逃殺錄玄幻之至尊升級系統漫威世界的萬寶箱天才醫生妙醫圣手葉皓軒西游之九尾妖帝我家師弟超級慎重翻手成天飼養全人類
2013大连电子游戏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