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豬豬島小說網 > 寂靜王冠

諧謔·泥潭戰爭 第六百五十章 石盤

寂靜王冠 | 作者:風月 | 更新時間:2017-04-20 00:28:5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惹火999次:喬爺,壞!最佳女婿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萬古武帝都市狂少顧少的獨家摯愛網游之邪龍逆天一世兵王神級龍衛
  不論誕生出來的‘神孽’究竟是四活物、三柱神、三賢人,亦或者是八大現象那種類型,其本身便已經與人類密不可分。

  只要融入神圣之釜中,就可以令人類的樂理體系再度拓展,屆時,人類將在大源之中占據至關重要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如此慘烈的競爭……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代價而已。

  先代諸王早在臨死之前,便已經布下了數千年之后的安排。雖然提前了三個紀元,但并不妨礙整個計劃順暢的啟動。

  “只不過,犧牲了那么多人換來的力量,不覺得太殘忍了一些嗎?”

  葉青玄輕聲嘆息。

  柳染的笑容嘲弄:“當初侵染神圣之釜的時候,人類可是獻祭了數萬人的鮮血呢,為此而死的人,骸骨盈野……現在可比當年人性多了。

  至少,他們都是自愿的,不是么?

  而且,通過這一次試煉,恐怕至少會有不少權杖誕生……

  雖然相比之下,終非正途,而且成就有限。但只要再經過數十年的潛修,未嘗不能令得來的力量徹底屬于自己。

  到時候,就不會出現剛剛那個水貨權杖的現象了。”

  作為袁驚對手的那個權杖,恐怕原本早已經困頓大師領域數十年,一旦得到了外力的加持,便自行沖破了關卡,晉升了權杖。

  但哪怕是在東方,也沒有神經病敢剛剛晉升權杖,就去向袁氏的嫡系挑釁……袁氏所傳承的劍章,可是純粹沖著樂理核心去的。

  權杖被捅上一劍也難逃自己要素隕落的結局,大師被砍上一劍,宿命之章上恐怕也會慘遭重創。至于正式樂師,一劍下去,心音破碎,當場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盡得樂理殺伐之道’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

  是這么多年來不知道多少樂師用血所寫成的教訓。

  聽完之后,葉青玄點頭:“所以,你們也是也來坐這一趟順風車的?”

  柳染淺笑,搖頭,只是隨意地撥弄著手中的白玉琵琶,出清脆的聲音。

  葉青玄現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

  龍脈九姓的核心繼承者就算混吃等死,在各自家族的傳承之下,也起碼能夠晉升權杖。就如同柳染懷中的白玉琵琶。

  這還是小圈子的好處。

  與其追隨大流跟隨別人的規則行事,還不如自己訂立規則。

  安格魯皇家樂師以必勝黃金之章的樂理作為核心傳承,受限于王室,也成就與王室。梅布爾就是其中的典型。

  而龍脈九姓以血脈傳承樂理,樂理代代傳承。除了葉青玄這個親爹失蹤,所有族人都被滅了個干凈的倒霉鬼之外,哪個不是一路順風順水?

  柳氏的傳承之器——飛天夜叉——可以說,能夠被允許攜帶它,柳染就已經是下一代板上釘釘的家主了。

  歷代柳氏的樂師,以意識豢養鬼魅之獸,死之后,自己的宿命之章和所有意識也會盡數化為鬼魅的資糧。

  而飛天夜叉,毫無疑問便是數百年來,那無數鬼魅的棲身之所。

  只要獲得了飛天夜叉的承認,無數鬼魅獸性的資糧就會源源不斷地灌溉自身樂理,晉升度快的像是坐飛艇一樣。

  他面前的柳染就是標準的天人,八歲童蒙,十歲習律,八年的時間成就大師,權杖以然在望,何須借助外物?

  將來她爭氣一點的話,一個‘六御’之階也不是不可能。

  用腳后跟兒想一下都知道,柳染壓根對這種水貨權杖看不上眼。

  可惜,對現在的葉青玄來說,卻壓力山大。

  在這鬼地方,他還是個歪曲級呢。

  甚至算不上獵物,頂多只能算得上一個零嘴兒。看到最后隨手抓起來,吧唧吞了,連個咯都不帶打的。

  “你呢?葉家主。”

  柳染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以您的樂理造詣,反而不需要擔心那些水貨的問題,在這里直升到權杖,也并非是難事吧?”

  葉青玄搖頭:“反正離開這里之后,我照樣可以取回自己的東西,不是么?”

  柳染問:“要放棄唾手可得的力量嗎?”

  “不,我只是討厭自己按照幾百年前一幫老混蛋訂下的規則走而已。”葉青玄搖頭,無動于衷:“用尸體換來的東西,會有腐爛的臭味吧?”

  柳染抿嘴而笑。

  遠方的轟鳴結束了。

  她盈盈行禮:“那么,在下告退,望葉家主珍重。他日若有閑暇,不妨回震旦一游,想必另有收獲。”

  “放心,一定會去的。”

  葉青玄揮手道別,聽見背后的聲音。

  “要注意‘石盤’。”

  石盤?

  什么石盤?

  葉青玄愣了一下,回頭,卻看到柳染的身影漸漸地消融在了獸性的黑暗里,宛如蒸在了陽光之下,沓無蹤跡。

  葉青玄有些頭疼地撓了撓后腦。

  注意石盤?

  那是什么?

  他對這種喜歡說話說一半的神秘角色實在是受夠了,明明都走了,還要留個鉤子,把人掛在半空里,上不去下不來。簡直就像是蹩腳作者為了保持神秘感而專門安排的劇情一樣。

  很快,他就知道石盤是什么了……

  隨著城內第一輪殘忍對決結束,可以感應到的以太波動直接少了三分之一。而當爭斗告一段落之后,沉寂到來。

  樂師們彼此收起了以太波動,隱藏進了陰影之中。

  可就在此時,浩蕩的鐘聲再度響起。

  從天空之中。

  神圣之釜的虛影換換涌現。

  其中蕩漾著粼粼的猩紅光芒,宛如盛滿鮮血。那是歸墟中無數死者的宿命之章所匯聚成的樂理,經歷了神圣之釜的淬煉之后所存留的凈化。

  在所有人的凝視之中,血色的樂理升騰而起,化作了雨霧,從空中灑落,卻穿過了每一個人的身體,落在歸墟的地面上。

  宛如幻影。

  幻影之血沉入了歸墟的最底層,灌溉著那孕育之中的天災,緊接著,龐大的城市巨震。

  無數殘垣斷壁迅的修復了起來。

  就像是有千萬個無形的工人開始飛的施工,令破裂的道路重新彌合,坍塌的墻壁再度豎起,破敗的建筑恢復了原本的形狀。

  雖然依舊布滿歲月的痕跡,長滿野草,看上去無比頹敗。可是卻向著完好的形態邁出了一步。

  不知為何,那修復之后的景觀,無數建筑,龐大的城市……設計風格似乎向著圣城靠攏了一些。

  這恐怕就是神圣之釜對天災的侵染。當城市徹底修復完畢,天災誕生之時,恐怕這一座城市已經和圣城一摸一樣。

  而就在城市的正中央,無數殘磚斷瓦中,悄然浮現了龐大的地基。

  像是偉岸殿堂的基礎。

  而就在雜亂的基礎之中,有一道光芒升騰而起。

  光芒停滯在天空之中,所有人都清晰的看清楚了。

  那是一枚碎片。

  如同古老的日晷被摔碎了,石盤分崩離析,它的三分之一從天空之中顯露,高懸在天空之上。

  注意石盤。

  葉青玄下意識地想起了柳染對自己說的那一段沒頭沒尾的話,瞬息間,恍然大悟……

  ——天災核心!!!

  一瞬間,所有人的眼睛都變綠了。

  無數隱藏的以太波動驟然升騰而起,宛如千百個星辰驟然從夜幕中出現,大放光明。

  緊接著,令人瞠目結舌的恒星從其中涌現了,灑下了熾熱的光爆。

  權杖!

  權杖出手了!

  龐大的要素從城市之中升起,無數樂理彼此交融,結合了要素的宿命之章升華為了權杖,由樂理組成的權杖從物質界顯化出了實體。

  威嚴的日輪浮現。

  無數電光和恐怖的高熱從其中迸,轟鳴巨響,慘綠色的光芒從其中煥而出,照得所有接近的人渾身毛,如同千萬根長針攢刺。

  那是宛如衰變之鐵的照耀。

  慘綠色的光芒籠罩在每一個膽敢接近的人的頭上,仿佛有人在耳邊大喊著‘當然選擇原諒她!’,可心中浮現的不是憤怒,而是恐懼。

  權杖·伯克之車!

  那是變化派系的絕頂天才,籠罩在無數樂師頭頂上百年的陰影,公認破壞力最為強大的樂師,結合了‘裂變’要素的天才。

  由其坐鎮的巖鐵學院,因此才會被冠以最強的名義。

  其稱號為‘伯克之車’。

  ——諾拉·蓋!

  在毀滅的烈光之中,慘綠色的日輪升起,一個虛影從其中浮現,伸手,握向了那一枚石盤的碎片。

  只是出現,就將所有人的試探碾碎,急不可耐飛上天空的樂師被那日輪燒化了,還沒有落地,就化作了一堆灰燼,隨風而去。

  可未曾等那石盤落入他的手中,榮耀的冠冕便自空中幻化而出。

  圣徒·舒伯特。

  浩蕩的樂章之中,萬象凍結,瞬間寒風席卷了整個歸墟。而在天空,就連空氣都被那恐怖的低溫所凍結了。

  可轉瞬間,低溫又化作了火爐。

  這是變化學派兩位當世大拿之間的碰撞,所掀起的余波席卷了歸墟。

  哪怕有歸墟的壓制,可那規模依舊恐怖,恐怖的寒流和焚風交替而來,如果不是有護盾防護,葉青玄恐怕在第一瞬間就會被徹底凍僵,或者肺腑燒成焦炭。

  緊接著,第三位權杖加入了戰場。

  戰斗再一次激烈化。8

  
寂靜王冠最新章節http://www.bvpmcr.tw/jijingwanggu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我怎么當上了皇帝我有一座藏武樓我不想受歡迎啊最強躺贏影視劇世界我在火影開直播雀神志巨星從影視學院開始從聊齋開始收容諸天陰陽怪氣的驅魔人
2013大连电子游戏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