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豬豬島小說網 > 大晉太宰

第六百二十五章 元康十八年

大晉太宰 | 作者:青山鐵杉 | 更新時間:2019-06-18 12:44:57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最佳女婿鴻蒙天帝重生無冕之王替嫁嬌妻:惡魔總裁放肆寵希泊尼戰紀萬界神帝都市狂少灰塔的黎明凌天乾坤訣那時青春太狂放
  元康十八年,這個春天對百姓而言還算是友好,準備辛勤勞作一年的各地百姓都在等待春耕開始,至少才剛剛起程的司馬季,沒聽到什么自然災害又出來肆虐,最多就是一郡之地的旱災水患,不過三年來倒也不是一帆風順,天下這么大什么人都有,在他第一次回到薊城的時候,立節將軍周權詐稱接到討賊檄文,自封征東將軍,要匡扶社稷討伐燕賊,洛陽令帶兵殺死了周權,不足十日就讓燕賊的心腹大患橫尸當場。

    不過其中的好笑之處在于,這個年代消息傳播的速度比較有限,有人聞聽周權起兵,覺得正是大顯身手的機會,剛剛響應發出討伐檄文,就聽到了周權兵敗身死的消息,直接被附近的郡守滅掉,總體而言幾個不知死活的天縱奇才,沒對他們眼中的燕賊形成威脅。

  三年來司馬季猶如候鳥一般,一到夏天就回到薊城,氣候轉寒就開始去洛陽。按理來說他這個時候應該待在薊城,而不是上路去京師,不過他還是上路了。

  雖說司馬穎和司馬虓兩人就在薊城的燕王巢穴頤養天年,司馬季又時候還會入府拜訪,可他畢竟不敢真的學司馬穎,人在鄴城遙控洛陽的操作,所以每隔半年就要再呆在京師半年,回到薊城的時候就是督促水師的擴建,以及造紙的作坊擴大。

  其實心里司馬季對造紙術也很有意見,畢竟這玩意污染太大,他一個環保主義者,幾乎把大晉境內名山大川都用封山令圈了一遍的存在,看見一條河流變成臭水溝,心情要是還這么好那就有鬼了。

  這么說吧,現在從中原到江南,叫得上名號的例如秦嶺、武夷山,大別山這種地方。都被燕王一紙封山令給圈了,當中的百姓全部被遷徙到平原,空出來的土地則送給了重新整編的大晉軍隊,這個過程當然是很不順利,中原還好一些,江南存在很多蠻夷很不好對付。所以在江南司馬季只圈了武夷山,就暫時放棄了繼續的想法。

  封山令主要還是對戰略地位十分重要的山脈進行的,類似腹地的山脈也沒有特別要圈禁的必要,例如洛陽南邊的秦嶺,近海的武夷山。河套的陰山等,都交給了設立的駐扎軍隊,這些山脈的一切產出除了交給朝廷之外,都用來給大晉軍隊發錢,其實就是生產建設軍團的模式。

  所以在把不少山區的百姓遷出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大晉軍隊都在剿匪。畢竟封山令下達之后山脈就是軍方的了,總不能和里面的山賊分賬。燕王重新整編的晉軍還沒有墮落到這種程度,所以必然要決出一個高下,看看到底是暴力集團厲害,還是合法的暴力集團厲害。

  為了防止山高皇帝遠軍方反噬,司馬季把任何一支兵馬都安插了晉衛和武衛,晉衛在暗,武衛在明,晉衛偷偷收集消息,武衛則拋頭露面,武衛的成員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一點,要無限忠誠于我大晉。

  在這之后,司馬季又加了東廠的存在感,把一些因為各種原因出現的內宦塞了進去。我大明的東廠直接被復制成功,然后又加了我大清的密折制度,奏文寫在折疊的白紙上,外加上特制皮匣,皮匣的鑰匙備有兩份,一份交給奏折官員,兩把由司馬季保管,任何人都無法開啟。官員自派親信家人送抵京城,不可擾累驛站,直達燕王府,太守以上的官員都可以上奏密折。

  為什么司馬季有兩把開同一種鎖的鑰匙,這簡單的過分,誰讓燕王府有兩座呢。燕王有時候在京師,有時候在薊城。在司馬季看來,密折制度甚至比東廠管用,因為這種辦法打在了人心的軟肋上。

  清朝采用密折制度,允許和鼓勵四品以上的中央和地方官員,一省之內,督撫、布政使、按察使、道臺都可以獨自上折密奏,那么誰還有膽量背著皇帝做不臣之事?密折制度使得同僚變成了自干特,誰都有打小報告的可能,自然是防不勝防,于是只好老老實實。

  能上奏密折的同級官員不少,真正實現了及時的下情上達。還等同于暗中廣開言路,群臣可以直言進諫,使大臣們相互牽制。

  這玩意的好處真是誰用誰知道,現在大晉上下官員都知道東廠和晉衛的存在,可實際上司馬季覺得這兩個機構就是明面上拉仇恨用的,顯得密折制度不這么可恨而已。實際上后者的作用甚至比前者還大。

  “這玩意要是在唐朝就出現,估計安祿山也不會敢造反。”司馬季回想起來自己第一次接到周權要征討燕賊的密折時候的樣子,根本就心中毫無波瀾簡直有些想笑。

  船隊行至洛水,司馬季便上岸在等候的龍雀營護衛之下,進入京師,這個時候燕王府已經有一些藩王在等著他到來。

  “燕王你怎么才回來?”梁王司馬喜一見到司馬季到來之后,便面帶急色的詢問。

  “本王在看看水師船隊的質量,還有造紙作坊的進度。梁王也是知道的,本王在大戰之前一般都會把所有的準備做好,和司馬颙那種人不一樣。”司馬季不慌不忙的開口道,“當然主要原因是,本王的妻妾思念甚重,最難消受美人恩啊,薊城有子嗣誕生,本王也要撫慰一二,做到一視同仁,不然扶南王國以后的王位誰來繼承呢。”

  關于當初吞并扶南王國,司馬季專門讓天子下了圣旨做見證,和柳葉簽了一個條約,主要的內容就是,柳葉的子嗣永為扶南王,雖說這個初衷就是司馬季給自己留的后路。

  “燕王有子嗣誕生,固然可喜,可日前皇宮當中中宮也誕生了一個子嗣,這可如何是好?”梁王司馬喜說到這壓低聲音道,“就怕一些朝臣有二心啊。今日之太子就是明日之天子,燕王如何看?”

  本王站著看,司馬季面不改色的道,“區區一個男丁有什么可怕的,才幾天大就讓本王害怕?”看著面有憂色的司馬喜又道,“本王先歇一下,然后入宮看看就是了。”

  他還能怕自己的兒子?再者要是有朝臣心里長草,他估計馬上就能接到密折奏疏了,還不忘記對梁王司馬喜吩咐道,“對了,大晉水師的操練程度,讓襄陽王報之給本王。幽州水師已經準備好了,不知道江南水師怎么樣了。”

  “燕王既已經回來,本王馬上去問。”對南征的事情,宗室諸王都在越來越上心。原因就在于柳葉身上,司馬季和柳葉大婚的那天,所有藩王都被當時的嫁妝所震驚。而當扶南王國并入大晉之后,每年上交的糧食更令人眼饞,不愧是一己之力供應幽州大軍的女王。

  司馬季說一百遍,都沒有柳葉的嫁妝和扶南上交的糧食更有說服力。入宮是要入宮的,不過也不急于一時,把留在京師的眾多心腹都叫來,詢問了一下各項進展,做到心里有底他才能入宮。

  “這樣,立刻下旨給寧州五十八路夷帥,令他們立刻啟程入京。本王有好事告訴他們。”司馬季聽了一圈點點頭,然后對著曹乾道,“既然夷洲已經沒土人了,本王便讓天子下旨并入幽州所轄,相信這件事不困難。”
大晉太宰最新章節http://www.bvpmcr.tw/dajintaiza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那時青春太狂放校園重生之王牌少女諸天獵手農門秀色之醫女當家希泊尼戰紀紫星大帝最強贅婿奶爸灰塔的黎明農民大書生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2013大连电子游戏赌博